6/04/2013

2013年6月4日

  到今年中共已经建政64周年,同时今天也是第24个64纪念日。刚才在看维园六四烛光晚会的直播,但中间直播中断了大概1小时,有朋友说直播可以看了的时候我还是看不了。最后找了一个音频直播的链接。期间也在微博上发了一些感触。现在写博客的越来越少,可能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想说什么就直接在微博上发了,想表达的欲望直接被满足了。很难再沉下心来写博客。我现在就是这个状态,待我把微博都整理到这篇博客里吧。
  昨天晚上睡觉前就发了这条:都24年了,也没见什么长进。」每年的这个时候都特别感慨,审视下当下发现进步确实乏善可陈、退步倒是数不胜数。
  今天早上起床前发的:贵国拥有全世界最知名的广场,知道为什么最知名吗?
  发送时间同上,纯粹是向 让子弹飞 致敬刚过完儿童节就枪杀人民,这不是两千万人头能打发走的。
  打开电脑看UB的简介时发的:About UB - University at Buffalo http://t.cn/zHCrOhU 纽约大学有64个分校。64个!」这条虽有64,但并没被小秘书删除或加密,难道有洋文就不敢动?
  维园晚会刚开始时发的:开始唱 血染的风采 。」这条很快就被加密了。
  发送时间同上:无论雨怎么打,自由仍是会开花。」也是很快就被加密了。这句歌词真是太好了!写到Twitter的个人简介上了。
  不能看直播之后发的:我觉得维园活动的口号有点问题。平反了又能如何呢,我认为应该在法治的基础上公开信息、惩罚凶手、纠正冤案、进一步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才对。」
  时间同上:凶手之一的陈希同已于六月二日死亡?」这个应该是真的,多个消息源都已确认了。
  看到@songma这条tweet之后把图都存下来之后发的:我爱祖国天安门,天安门旁水箱开。
」这条目前还没被黑。
  以上都是听着平反六四的口号写出来的。我对这篇博客很不满意,感觉很多想法憋在心里很难表达出来。另外也有可能是被最近一系列反宪政的官方言论恶心到了。
  2013年5月22号,我相信这一天会被写到历史上的。这一天的前一天《红旗文稿》发了一文名为: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;而紧接着的第二天日人民报发了党员相信党性如同基督徒相信“上帝”解放军报发了《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、环球时报发了社评“宪政”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》。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,恐怕这是共产党历史上第一次公开地否认宪政吧。而且我深深地觉得这个政权已经精神分裂了。一边讲着法治,另一边说不能搞宪政。一边宣称自己是无神论者,另一边说自己的党性如果上帝。既然你有宇宙的真理,那让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往何处放?一边宣称自己有道路自信、理论自信、制度自信,另一边觉得别人说句话自己就会被颠覆。
  另外有人说这是阳谋,可以引蛇出洞,把不支持宪政的人都暴露出来。我实在难以接受如此阿Q的逻辑。这就好像是说你被人暴打了一顿,心里却想:哼哼,这下把敢打我的人都引出来了。
  每每这种时候我都会想到南都1999年的主编寄语:让无力者有力,让悲观者前行与诸位共勉

  陈毅鸿 2013年6月4日晚 于北京昌平